您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故事大全 > 佛教故事大全 > 须大拿太子 正文

须大拿太子

2011年02月10日22:29:33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从前,有一个叶波国,国王名叫湿波。湿波王治国有方,对人民很仁慈:他手下有四千个大臣,主管着六十个小国,八百座城镇。湿波王

从前,有一个叶波国,国王名叫湿波。湿波王治国有方,对人民很仁慈:他手下有四千个大臣,主管着六十个小国,八百座城镇。湿波王的后宫有两万夫人,但没有一位夫人为他生个儿子,湿波王很忧虑,到处封山祭水、祈拜神灵。后来,王后果然怀了孕,湿波王高兴极了,凡是王后所需要的饮食、衣服、用具,都亲自料理,无论什么东西,务必精益求精,让王后满意舒适。

十月怀胎,王后生下一个太子,后宫的两万夫人得到消息,个个欢欣鼓舞;全国上下也同声庆贺。

国王给太子起了个名字,叫须大拿,特意派了四个乳母照料他:一个是给他喂奶的;一个是专门抱他的;一个是为他洗澡的;还有一个是专门陪他游戏的。

太子转眼已长到十六岁,对书法、算术、射箭、骑马及礼、乐等各种知识与技艺,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太子对父母十分尊敬孝顺,父母也特别喜爱他,湿波王专门为他修建了一座华丽的宫殿,让他居住其中。

太子一天天长大,湿波王便为太子娶妻。他的妻子名叫曼坻,容貌艳丽,天下无双,身上装饰着各种美妙的琉璃、金银珍宝;妻子又为他生育一对活泼可爱的儿女,全家过着幸福的生活。

须大拿太子从小心地仁慈、喜欢布施,常愿天下所有人民,乃至飞禽走兽,都能幸福。有一天,太子出城游玩;天帝释知道这个消息后,便带领一批天神,变化为穷人、乞丐、盲聋哑人,等在路边。太子赶车到了这儿,看见这么多可怜人,心里十分难过,再也不想去游玩,扭头把车赶回王宫。

湿波王见儿子高高兴兴地出宫,却闷闷不乐地回来,心里十分奇怪,不禁问道:“儿啊!你今天出宫碰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须大拿说:“我看见路旁有许多穷人、乞丐,还有许多盲聋哑人。看见这么多人在受苦,我心里很难受。父王!我有一个要求,不知您能否答应我?”

湿波王说:“孩子!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须大拿说:“我想把国库中收藏的各种珍宝、财物,都拿出来布施给城里、城外的受苦人。人们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让每个人都满意幸福。”

湿波王低头沉思了一下,觉得自己既已答应满足太子的要求,自然不便再拒绝,便说道:“好吧!孩子,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于是太子便命令手下,赶着大车到国库去,将各式各样的财物、珍宝都搬出来,堆放在四座城门外及市中心,任人们随意取用。四面八方的人民,得到须大拿太子发放布施的消息,高兴极了,纷纷赶来。

凡是没饭吃的,就领到粮食;没衣服穿的就领到衣服布匹;想要金银珠宝的,就得到金银珠宝。

须大拿太子尽量满足每个人的要求,不让任何人失望。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来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甚至来自千里、万里之外。

叶波国有个世代仇敌,该国国王总是处心积虑地想征服叶波国。“须大拿太子发放布施,尽量满足每个人的愿望。”这消息一传到该国,国王马上召集大臣及手下的许多婆罗门,对他们说:“叶波国王养着一头大白象,名叫‘须檀延’。这头象天生雄力,勇猛善斗,以往叶波国与其它国家打仗,都是靠着这头象才获得胜利。这头象可说是我们征服叶波国的最大障碍。现在须大拿太子正在布施,无论谁提出什么要求,都会满足他。你们谁能想个法子,去把这头大白象乞化来?”

大臣们都说:“这件多太难了,恐怕办不到。”

这时,有八个婆罗门走上前,对国王说:“请大王为我们准备路费、干粮,我们能给大王把这头大白象弄来。”

国王大喜,说:“你们如能把大白象弄到手,我重重有赏。”

随即给他们准备路费、干粮。

于是,八个婆罗门手拄禅杖,翻山涉水地到了叶波国。他们走到太子宫殿的门的,个个面朝宫殿,身倚禅杖,翘起一只脚,单足独立,一声不吭地站着。

守门人忙问:“诸位大师有何贵干?”

八位婆罗门说:“我们从远方来,想向须大拿太子乞讨一样东西。”守门人赶紧将此事禀告太子。

须大拿太子听说从远方来了八位婆罗门,十分高兴,赶紧迎出大门来,恭恭敬敬地向这八位婆罗门致礼问好,说道:“大师们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不知大师们从什么地方来?想要些什么东西?你们为什么要单足独立,一脚翘起呢?”

八位婆罗门回答说:“我们听说太子乐善好施,无论别人想要什么,都能尽量满足。太子的大名已流布四方,甚至连天宫、地狱,都在传播您的事迹,您布施的功德,真是不可限量。如果太子真能满足所有求助人的愿望,那么我们想向您乞化贵国的一头大白象。”

太子马上答应婆罗门的要求,立即让手下到象厩去牵象。

八位婆罗门马上说:“我们想要的,是名叫须檀延的那头大白象。”

太子一听,有点迟疑,心想:“这头大白象是我父王最心爱的宝物,可以说,父王喜爱它就像喜爱我一样。我实在无法将这头象布施给大师们!如果我把它布施给他们,就一定会失去父王的欢心,也许父王会把我赶出国去,不再要我这个儿子。”但转念又想:“我已经发过誓,布施时要满足所有人的愿望,今天如果不把大白象给他们,岂不是违反了自己的誓言?再说,我决心让所有人都幸福快乐,如果今天不把大白象布施给他们,他们一定会不快乐。”想到这里,须大拿太子慨然应诺说:“好吧!我就把须檀延布施给你们。”

太子立即命令左右,到象厩把须檀延备好金鞍牵来。太子左手拿水瓶,服侍婆罗门们洗完手,右手把大白象的缰绳交给他们。八个婆罗门连声向太子祝福,然后一个个高高兴兴地爬到象背上。

太子说:“趁我父王还不知道,你们快走吧!这件事要是让父王知道了,他一定会派人追赶你们的。”

八个婆罗门便骑着大象,一溜烟地跑了。

大臣们听说须大拿太子把大白象须檀延布施给敌国的婆罗门,个个都大惊失色,坐立不安,大家都说:“我国一向靠这头宝象打败敌国,才保证国泰民安;现在宝象让敌国给牵走了,如何是好?”连忙跑去报告湿波王说:“太子把我国杀敌的宝象须檀延布施给敌国了。”

湿波王一听,两眼都直了。

大臣们又说:“大王之所以能稳坐江山,全靠这头宝象。

这头宝象神力无比,抵得上六十头大象的力量。现在太子把它布施给敌国,恐怕不久灾祸就要降临我国了。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太子为所欲为,把国库都弄空了,再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他会把全部国土,乃至妻子儿女,都布施给别人。”

湿波王听了这番话,心中十分恼怒,但还是有点将信将疑,觉得太子应不至于把镇国的宝象送给敌人,连忙叫来亲信大臣,问道:“太子真的把须檀延送给敌国了吗?”

亲信大臣回答:“确实如此!”

湿波王怒火冲天,大叫一声,从王位上摔下来,不省人事。

左右侍从忙用冷水给他敷头洒脸,国王好不容易才苏醒过来。

后宫的两万夫人,听说须大拿太子干了这么一件危害国家的事,也都议论纷纷,责怪太子做得不对。

国王召集群臣,讨论如何处置太子。

一位大臣说:“我国过去原有规定,凡敢进入须檀延象厩者,剁其脚;凡敢手牵这头宝象者,截其手;凡敢偷看一眼者,剜其眼。须大拿太子这次竟将宝象送人,按律当斩。”

不少大臣纷纷赞同。

国王心里非常难过。说:“只怪我这个儿子心地太善良,太喜爱布施了。要不然,让我把他关到牢里监禁起来吧!”

这时,另一位大臣站起来说:“刚才大家说要将太子斩头,这不大妥当,大王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平生异常喜爱,怎么能斩头呢?但是如大王说的,处以监禁的处罚,也不妥当。依我之见,应把他驱逐出国,让他在荒山野林里流放十二年,教他忏悔自己的错误。”

国王和大臣们都同意这个方法。

湿波王遣人叫来须大拿太子,问道:“你是否把我国的镇国宝象布施给敌国了?”

太子回答:“是的!”

湿波王问:“你把宝象布施给别人之前,为什么不先禀告我?”

太子说:“在这之前,父王已答应我可以随意布施,满足所有人的要求,所以我没有禀告父王。”

湿波王气得叫道:“我答应你布施的是金钱珠宝,而不是宝象。”

太子回答:“宝象与金钱珠宝一样,都属父王所有,为什么要例外呢?”

湿波王无言可答,生气地说:“你擅自把镇国宝象布施给敌国,现在大家决议把你流放到野外去,你到‘檀特山’去吧!十二年之内,不准回来。”

太子说:“谨遵大王的命令!不过在我临走之前,还有个小小的心愿,就是希望父王能同意我再做七天布施,以表达我对人民的一点心意。”

湿波王说:“正因为你布施得太厉害,把国库全部掏空,把宝象也送了人,所以才将你流放。我不能答应你再做七天布施,你快走吧!”

太子说:“大王的命令,我不敢违抗。但我宫中有些私人财物,愿大王允许我把它们布施掉,绝不动用国库中的财物。”

后宫两万夫人听到这消息,纷纷来到湿波王面前求情,希望湿波王能满足须大拿太子最后一个愿望。

国王最后答应了。

太子赶紧派人四处发布通知,凡是希望得到布施的,七天之内到太子宫殿的门口来领取。

在这七天中,果然熙熙攘攘地来了不少人。

太子为每个人准备精美的饭菜,并送给他们许多金银珠宝。到了第七天,须大拿太子已把自己宫中的所有财物,施舍得一干二净。

全国人民欢声雷动,许多过去饥寒交迫的穷人,现在都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太子对妻子曼坻说:“父王已决定把我流放到檀特山中十二年。”

曼坻大吃一惊,问道:“你犯了什么错,父王要这样处罚你?”

太子老实地回答:“因我布施得太过分,国库都让我搞空了。再说,我又把镇国宝象布施给敌国,所以父王及大臣都雷霆大怒,要把我赶出去。”

曼坻说:“事已至此,也就不必多说了。让我们一同到山里修行,但愿我们修行的功德能使国家富强,使父王、大臣及全国人民富乐无边。”

太子说:“山中生活非常艰难,你从小生活在宫中,衣软食细,随心所欲,哪能到山里去过那种吃野果、睡草褥的生活呢?再说,野外生活经常会有风雨雷电、雾露霜雪;冷风过处,如针扎骨;太阳嚗晒,如坐蒸笼,你这样娇嫩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呢?更不要说那荒山野林,处处荆棘丛生,还有各式各样的毒蛇猛兽了,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你是万万去不得的。”

曼坻说:“我们夫妇同体,恩义如山,我怎么能为了过舒适的生活,而抛下你,让你一个人到深山老林里去呢?无论你到哪里,我都要跟你去,绝不分离。再说,你一生乐善好施,你走了之后,万一有人来向我乞讨化,那我怎么办?答应吧!我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布施;不答应嘛,岂不败坏你乐善好施的名誉?那我一定会遗憾终生的!”

须大拿说:“我已发誓,要满足任何人的任何要求,因此,即使有人来向我要求儿女布施给他们,我也不能拒绝。你如要和我一起去,假如真的发生有人向我乞儿女的事,你怎么办?你如果出面阻挡,其不照样破坏了我的善心?”

曼坻说:“世上从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乐善好施的。我一定要跟你一起走,至于布施,你想怎么做都行,我一定支持你。”

须大拿听了很高兴,说:“你能这样想,那就太好了。”

夫妻两人便带着儿女,一起来到王后处辞行。

太子对母亲说:“我走了之后,希望母后能多劝谏父王,一定要以正法治国,不能随便冤枉百姓。”

王后见心爱的儿子被放逐,心痛欲裂,但也没有办法,只好祈祷诸神,保佑他们在山林中平安无事、无病无灾,但愿母子早日团圆。

后宫的两万夫人及湿波王的四千位大臣都赶来送行。临行时,两万夫人每人送给须大拿太子一串珍珠;四千大臣每人送一朵用七宝做成的宝花。全城及四乡的百姓听说太子被放逐,也都赶来送行,城里城外,人头簇拥。

须大拿太子从宫中出来,一路上就把那一串串珍珠和一朵朵宝花,散发给沿路的人民。等他走到城门口,那些珍珠、宝花又布施得不剩。到了城外,太子便坐在一棵大树下,再三地劝请百姓们就此止步。

千千万万的百姓,眼看尊敬的太子为了大家的幸福而被放逐,心里都十分难过,只好垂泪而归。

须大拿太子让曼坻带着两个孩子,坐在马车上,自己则赶着车,向檀特山出发。一连走了几天,有一天中午,他们正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一个游方婆罗门走了过来,看到太子非常欢喜,说道:“须大拿太子啊!我实在走不动了,请您把马布施给我吧!”

太子听了,二话不说就把马从车上卸下来,交给婆罗门。

婆罗门骑着马走了。

太子让两个孩子坐在车上,自己驾着车辕,让妻子在后面推着,又向前走去。走了没多远,又遇到一个婆罗门,婆罗门非常高兴地说:“太子啊!我迫切需要一辆车,请您布施给我吧!”

太子就把车也布施出去了。夫妻俩刚要动身,迎面又来一个婆罗门,他也伸出手来请求布施。

太子说:“我不是舍不得,实在是我已一无所有。”

婆罗门说:“你要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就把你这身衣服给我吧!”

太子忙脱下身上的锦衣,换上婆罗门扔给他的破烂褂子。

走了没几步,又碰上一个求乞的婆罗门。太子就把曼坻的衣服也布施了,再走了一段路,连两个孩子的衣服也布施掉了。

这时,须大拿太子已把车、马、钱、财、衣服全部布施光了,真的是两手空空,一贫如洗,但他心中没有任何后悔。他背着儿子,让妻子背着女儿,一家四口,高高兴兴地向檀特山走去。

檀特山离叶波国有六千多里路。太子一家四口,晓行夜宿,饥餐渴饮,一路上吃尽辛苦。有一天,他们走到一大片旷野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个个又饥又渴,孩子们实在忍耐不住,又哭又叫的。

天帝释看到这种情况,便在旷野中幻化出一座城市,城里有人出来迎接太子一家进城,安排他们的食宿休息。

曼坻对太子说:“檀特山太远了,也不知还要走多久才能到。一路上实在太辛苦了,孩子们太受罪了。难得这儿的主人,这么好客,我们就住在这儿吧!”

太子说:“父王命我到檀特山去。如果停留在这里,就是违抗了父王的命令,就不是个孝子。”说完,就带着妻儿出了城。

出了城门,回头一看,刚才休息过的城市,已无影无踪了。

一家人又向前进,也不知走了多久,有一天,他们终于来到檀特山前。只见山下有一条滚滚大河。深不可测,无桥无舟,没法渡过。

曼坻对太子说:“我们就在河边住下吧!等到冬天水浅了,就可以过去了。”

太子说:“父亲让我住在檀特山里,如果住在这里,就表示没按父亲说的去办。”说毕,盘腿坐在河边,做起瑜伽。过了一会儿,河里涌起一条大坝,太子便带着妻子儿女,从坝上过了河。过河之后,太子想:“我要是就这么走了,由于大坝的堵塞,会引起洪水泛滥,那就会伤害许多人民,乃至飞禽、走兽、昆虫的生命。”便对河流说:“恢复原状吧!不过以后如果有人想过河,请让他们过来。”话音刚落,大坝就消失了,河水重新哗哗地流起来。

一家人到了檀特山中,只见山势巍峨,树木繁茂,流水淙淙,野果甘美,珍禽异兽嬉戏树林间。

太子非常高兴地对曼坻说:“让我们安心地住在这里,好好修行吧!”太子学着修道人的模样,编结起头发,给自己搭了一座小草屋,又给曼坻和两个孩子,各搭了一座小草屋,在山里定居下来。

他们夫妻俩天天努力修行,饿了吃林中的野果,渴了喝山间的清泉。

一双儿女,男孩叫耶利,这时已经七岁了,身穿用草编成的衣服,随着太子跑前跑后;女孩叫罽拿延也已六岁,穿着用棉、麻做成的衣服,跟在母亲后面跑来跑去。

森林中的小兽与太子一家人成了亲密的朋友,经常到小草屋附近游玩。

由于须大拿太子高尚品德的感染,一些食肉的猛兽都改邪归正,再也不去伤害其他动物,改为食草,山林中呈现一派和平宁静的气象。

须大拿太子天天努力修行,曼坻则采集野果、汲取清泉;两个孩子除了帮助父母做事之外,经常和狮子一起打滚,和小鹿一起赛跑,和猕猴一起爬树。

当时,另外有一个国家叫“鸠留国”。该国有一个老婆罗门,家里十分贫穷。

所以到了四十岁,才娶了个老婆。婆罗门的老婆长得容貌艳丽,但老婆罗门自己却是个丑八怪:身体漆黑、两眼发青、秃头大肚、鼻孔朝天;满脸皱纹,就像车道沟;两条萝卜腿,走路还一瘸一拐的;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婆罗门的老婆恨透了自己的丈夫,希望他早点死掉。有一天,婆罗门的老婆到井边打水,路上碰到一伙轻薄少年。

这伙少年跟前围后地拿婆罗门的丑陋形象来开玩笑,取笑他老婆说:“你这么漂亮,怎么会嫁给这个丑八怪呢?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婆罗门的老婆气呼呼地说:“那老不死的,满头头发像霜打的,我天天早晚都咒他,就希望他快点死掉,谁知道他就是不肯死!”

她回到家里,哭天闹地地对老婆罗门说:“我刚才打水时,一伙年轻人取笑我、调戏我。你快去给我买个仆人,有了仆人,我就用不着自己打水,也就不会被人嘲弄了。”

婆罗门说:“我家这么穷,哪里买得起仆人?”

他老婆说:“你要是不为我买仆人,我就再也不和你一起生活了。我听人说,须大拿太子乐善好施,因此被他父亲放逐到檀特山中,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你既然没钱给我买仆人,就到檀特山去把这两个孩子要来吧!”

老婆罗门说:“檀特山远着呢!听说有六千里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走,怎么去呢?”

他老婆拿出一把刀来,叫道:“你要是不去,我马上自杀给你看。”

老婆罗门慌了,连忙说:“别这样!别这样!哪怕我粉身碎骨,也不能让你死。好吧!我去,你给我准备点干粮!”

老婆骂道:“你要去就快去,别想老娘给你做干粮!”

老婆罗门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做干粮,出门去了。老婆罗门首先来到叶波国,一直到了王宫门外,问守卫的士兵:“你们知道须大拿太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吗?应该怎么找到他呢?”

士兵马上进宫报告湿波王说:“外面有个婆罗门询问太子的情况。”

湿波王听了,又伤心、又气愤,心想:“我的孩子就是为了给你们这种人发放布施,才被流放的,时至今日,你们还有脸到我这里来?”他把老婆罗门叫进宫里,威胁地说:“向燃烧着的火堆加柴草,火就越烧越旺,我心中的忧愁就像燃烧的大火,你来询问太子的事,是想向火中加柴吗?”

老婆罗门说:“太子的名声,天上、地下到处传播。听说太子乐善好施,尽量满足任何人的愿望,所以我才从远方赶到这儿,想求太子一点事。”

相关故事:
    无相关信息
上一篇:波耶王下一篇:信佛的富人
《须大拿太子》故事地址:/z/fo/11/2404.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