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暗夜古堡 正文

暗夜古堡

2018年12月01日12:30:38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夜,永远是神秘的,因为永远戴着暗黑的面具。那面具下是什么?是在夜间沉睡的千个灵魂的梦黯淡的耀眼的红

  夜,永远是神秘的,因为永远戴着暗黑的面具。那面具下是什么?是在夜间沉睡的千个灵魂的梦……黯淡的……耀眼的……红色,黄色,蓝色,咖啡色……透明的……或者暗黑……一如面具的投影……

  一片丛林,一片阴影,一轮惨淡的月,一条幽径,一个人,一盏似幻似灭的烛火,一座若隐若现,烟雾缭绕的古堡……。

  我提着那盏中央闪烁幻灭烛火的灯,踏在这一条幽径上,去向远方,只是一种惯性的前进,这条路的尽头处是那座古堡,月光如影随形……于是,我想我定是在月光的心脏部位……它的每一次呼吸伴随着我的每一次脚步……

  不知不觉,我到了古堡。

  那门的高度远远超过我的视线,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古堡上无论高度都重叠的积灰,以及积灰下若影若现的字母,那字母早已深深嵌入门内。我能肯定的是,那字母既不是英文,也不是俄文……倒像是某种更为古老的标记,这个标记当然我无法知晓。

  在我顿足的时候,门自己开了,随着一声若水井磨石般的巨大声响。。这个时候,脚步远远提前于我的意志,在我还未看清内里究竟为何物时,却已发现,身处其中……

  回过头……门呢?更确切的说,不知道门是否关上,因为那里已经不存在任何一个酷似门的东西……这时,我好象想起了门上刻的字究竟何意:

  "当你迈出一步,你就永远无法回到这一步的起点上;同时,你将处于过去的尽头,未来的开始。"

  我仿似没有迈出任何一步,仍然在起点上,那前方的起点上。

  前方,是一片灯火辉煌的长廊,我一度认为那是宫殿,只是那霓虹灯拉回了我对于现世的记忆,那是霓虹灯,夜间,无数现代都市的装饰品,城市婀娜的衣衫。那么我为何会认为那是宫殿呢?在那些霓虹灯的四周又布满了中古世纪贵族的象征——富丽堂皇的吊灯。。再举目四望,那皆陈列着古时与现时公存的东西……大到每一扇吊扇,小到每一面镜子……再仔细一点的看,那尽是很有规律的排列,每一处古时物品后,就穿插有一两样现世的玩意。于是,过去的,与现在的就在这里交融,互相点缀彼此……。

  我慢步通过这长廊,越到其深处,越发现了很多以过去或现世都无法找出的东西,简直可谓是奇形怪状,但我下意识的知道,那奇形怪状的东西不知多少次出现在我梦中,而当清晨第一丝阳光来临时,却又在顷刻间解体,使梦醒后的我无法再拼凑出它们的形状……我也总在构思着,在不久的未来,我一定会将那些于梦中形成又于梦中解体的东西重新于现世中拼凑成一个整体……

  这个长廊,在这个长廊上,我看到了古时,现世,以及未来。

  长廊的尽头很出乎我意料,我希望那是壮观的旋梯,或是现世的升降梯,那样才配得上长廊的富丽堂皇。然而,那楼梯却是那样的古旧,与破败,那么刚才的一切是否是我的幻觉,也许我经过的是一片残砖败瓦而非一个宫殿。

  下意识的回头,结果,没有出乎我意料——-后面什么都没有,我又一次站在了路途的起点上,而过去在不知不觉中消逝,在我还未弄清楚过去是辉煌还是暗淡是就已被走过的时光吞噬。

  楼梯很高,又也许,我并不知道它的高度,层层叠叠的蛛网甚至无法使我看清它的第三层阶梯,只是隐隐约约知道那是个楼梯,且是个被蜘蛛霸占的楼梯。

  走上楼梯,我想到了死,而此时的死再不是诗人笔下的唯美,也不是病房中恼人的呻吟,仍然只是一种下意识的直觉——-很奇怪,居然这时的死既不浪漫也不可怕,就跟身体的某种感觉,冷,暖一样自然。

  是什么把这个词从我脑袋里引诱了出来?

  每上一层楼梯,从楼梯木板间就发出干瘪的吱呀声,伴随着时不时被踩得松动的木板在脚下迂回移动——那声音虽不至于震耳欲聋,但我敢肯定,绝对可以让一个有心脏病的人心脏病突发,或者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只要一但瞬间的失衡,那么脚就会彻底穿透木板,接着是整个身子穿透木板。木板下面漆黑,所有可怕的东西都有可能从那漆黑中伸出一只利爪,而底下到底有多深,是否真的居住着什么……我无暇去猜想,因为我怕一但瞬间的失衡。

  吱呀,吱呀。。只是不断的听着这单调却可怕的声音,却不知已过了多少阶木梯;却不知到底碰落了多少蛛网,面上叠了多少蛛网,而头发上不知偷偷钻进了多少只蜘蛛,又不知这些蜘蛛将在什么时候产卵。

  终于,眼前只有最后一阶了,我-踏了上去。

  这一次,我没有回头,若只回头只是增加我的恐惧。

  这一次,我只低头,手上的灯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这一层更像是地下室,阴暗,但光线却恰倒好处的止于视力能及的边缘。地上非常的潮湿,还有或深或浅的水沟,从水沟中会发出寂静的水滴声,"滴答,滴答。"但我始终看不见那水是从什么地方滴入水沟——若水滴是从这地的另一面滴入水沟,那么我当然无法看见。

  渐渐地,水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大……所有的水沟最后都汇聚成了一个平面,很静的平面,从这个平面上,我看到了变形的自己,脚怎么比头还要大?而且——!!!猜我还从这面水镜里面看到了什么?那是墙,墙上有着数以万计的面孔。。对,是人的面孔!

  抬头,墙上确实是人的面孔——全部镶嵌于墙壁上——数以万计,那些面孔快盖住了整面墙壁。而那些面孔突出于墙壁,似乎随时都会从潮湿的墙壁飞出来,也许只是个面孔,或许是头,还有可能是整个身体!那些面孔的表情各异——有微笑的,有大笑的,有冷笑的,-有些笑得很好看,而有些却让人毛骨悚然;还有哭泣的,轻哭,大哭,梨花带雨的哭,也是,有些哭得让人怜惜,有些则是恶心……更多的表情我无法用语言描述。。

  而这些欢笑与哭泣,都是无声的,只是笑着,哭着,表达着某种情感,就像书中文字的生动诠释,再怎么深动,却没有声音,应该说,构成这些声音的因素都在我心里。

  此时,我的心里正感受着这些……——而我猛然发觉这些面孔似曾相识……

  而由脚上升的凉意,提醒了我的所在地——-水已经到了膝盖,很有可能再过一会儿就到达鼻孔,若我不离开的话。

  于是,占据我心灵的所有感受,与声音都沉入了水里,我——只是快速的离开,脚把水搅得豁拉豁拉的响,眼睛就只关心着前方——是否还有路。

  前方——楼梯。

  这楼梯又是一种楼梯,整洁而现代,与学校里的楼梯没什么区别,于是我很平稳的走了上去,并且在不知不觉间走完了它。

  上面,很清洁,完全没有将才的潮湿和阴寒。然而,更奇怪的是那里有着很多面镜子,就如同那潮湿水哇壁面上的数以万计的人面一样,只是这重重相互交错的镜像里只出现一个人的影象——-我。哈哈镜,折叠镜,平面镜……。所有的镜子却反射出了不同的我——奇形怪状或者正常无比。

  这些镜子无一例外,或者把身体的各个部分拼合成了我的整体,或者将我身体割裂成无数平面的无数块。

  唯一的一条道路就是镜子中间的通道——走进这条通道好似走进了迷宫——而这迷宫内又相互交错着无数的道路,所以,我不知走了多久,却仍然像是在走同同一条道路,回到同一处地方——-或者,我根本就没有移动半分,移动的只是镜子而已。

  但是,我仍然探索着这其中的奥秘,用恍惚的精神,疲惫的脚,穿梭于无数的镜子之间——无数的自己之间——长的,扁的,圆的……美丽的……丑的……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眼前除了镜子外,视力的中心是两扇门。

  随着脚步的移近,门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这其中的一扇与我来时所见之门是同样的古朴,同样的高大,且布满蛛网;另一扇就同我家的门一样,清洁,轻巧。这两扇门共存于一个平面之内。

  左边古朴的门上刻着"过去"二字,右边轻巧的门上却刻着"未来"二字。

  那么,我又身在何处?——过去,未来?——-交界……我曾观摩到了过去,现世,未来,现在是否该选择?

  那么,我该推其中的哪扇门?两扇门里又都是怎样一个世界?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在等待的那一刻。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若尘灰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她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她能突破那块积若尘灰的玻璃,她会走回那早已消逝的岁月……"

  "那未来的岁月就在眼前。那无论怎样的精密计算仪都无法测试未来之路的长度,那无论怎样理性的逻辑推理都无法推出未来道路的轨迹……就像一片海洋,随时可能葬身海底,随时也都有可能乘风破浪于海之颠……就是那一连串的未知,那一连串的问号构成了未来……所能做的就是带着你的双足去跋涉,带着你的脑袋去探险……带着你的心情去感受。"

  门开了——-完全没有思考——-我的手下意识的推开了右边那扇轻巧的门。

  在我踏进门的一瞬间,耳边传来了所有镜子破碎的声音——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支离破碎!

  进门,转身,回头。

  在门还未来得及关上的刹那,我捕捉到了那一瞬间所有的景象——-伴着扯心裂肺的破响,数以万计的镜子破碎成了更数以万计的碎片,每个镜中的我都在一瞬间分裂成了很多块,碎成了尘中的末,朝四面八方冲撞开去……

  门关上了——-在一粒末撞上我手心的一刹那。

  转身,这扇门里又是个什么空间。

  白茫茫的一片……雾气……犹如朝雾吸收水分的雾气弥漫在整个空间……雾气中还有一股芬芳,隐隐约约……。

上一篇:入戏下一篇:对不起,我习惯了卑微
《暗夜古堡》文章地址:/sanwensuibi/xinqingsuibi/9528.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