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心情随笔 > 入戏 正文

入戏

2018年12月01日12:26:43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岛国。只有几万的人口,面积也不算大。但是国家环境优美,物产丰富。再加上皇室成员个个才华横溢,大臣个个忠心耿耿,人们的

  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岛国。只有几万的人口,面积也不算大。但是国家环境优美,物产丰富。再加上皇室成员个个才华横溢,大臣个个忠心耿耿,人们的生活虽然算不上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也称的上安居乐业。甚至每年还会吸引几个慕名而来的行者,他们在感叹一番后,往往都选择留在这儿定居。

  我之所以这么了解这个国家,是因为我就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我的名字叫爵,有着白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是这个国家的二王子。我还有一个叫做涯的双胞胎哥哥,他也有着和我一样的白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甚至连父皇母后都分不清我们两个,每次都要我们亲口告诉他们。我还有一个漂亮公主表妹菊落,她是公认的长得最好看的人。

  正如父王所说的,我们三个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从小就被放在一起培养,无论是学习、练武,还是学习、游戏。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一起做相同的事情。所以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比和自己的父王在一起的时候都亲密。小时候我们喜欢偷偷地逃出皇宫,一块坐在海边的那块巨大的

  夏天来了又去,冬天来了又去,父王就那样老了,我们就那样长大了。于是我发现了原来国王跟我毫无关系,原来只有哥哥才能做国王。我逐渐懂了爱情,我知道我对于公主的感情一定是爱情,因为我闭上眼就是她那长及腰间的蓝色头发,还有与生俱来的香气。我也知道哥哥对于表妹也一定是爱情。双胞胎就是有那样奇怪的心灵感应。但是我不知道表妹的心,她送给我们一样的东西,她给我们说话的口气一样温柔,她对我们还是一样好。可能她还不明白爱情。

  我们三个还是像以前那样亲密,但似乎又有些东西不同了。哥哥有时会被父王叫去帮助处理一下政事,然后我就会有单独的时间和表妹一起。其实习惯了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子,突然少了一个人,竟有点不习惯。我很想和她说点什么,但反反复复,不是谈论小时候就是说说哥哥的事。然后哥哥晚上的时候会硬挤进我的被窝里,问我他不在的时候我们都干什么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说实话可是他不相信我,他就想让我替他去处理政事。后来我就编许多假的浪漫的事情骗他。我能看到他眼里失落的眼神。这个时候他往往到外面舞一会剑。再后来他就不问了,我也就不编了。

  明天就是我和哥哥十八岁的生日。按照以往,我们生日那天会举国欢腾,毕竟我们的年轻就意味着国家的富强。父王会在皇宫中举办盛大的庆祝仪式,各种各样的表演进行一天。然后在将近黄昏的时候,我和哥哥再为全国子民献上一场舞剑表演。

  父王又招我进殿了。我知道为了何事,年年都是一样,无非就是交代一下明天舞剑的事情。

  “参见父王,您找孩儿何事?”

  “爵儿,孩子。父王就是不放心明天你们舞剑的事,虽说点到为止,可毕竟刀剑无情啊。”

  “我知道,明天我会小心的。我知道,哥哥不能受伤,未来的国王也不能输。”

  父王笑笑,拍拍我的肩,说:“唉,你和你哥都这么懂事我就放心了。”我突然好像分不清父王是在真笑还是假笑。

  “爵儿,明天最后的时候我会将你和涯儿的亲事宣布了,让全国喜上加喜。”

  “和谁???”我心里一颤,声音也提高了,连我自己都下来一跳。

  “这是我送你们的生日礼物,等明天在给你们惊喜。”父王满脸自豪的笑,一国之君的自信,或者说,自大。

  彻夜的失眠,因为我觉得父王的思维里肯定是国王和最好看的公主结婚。比武的时候都选择让我受伤,他还会考虑我的感受吗?

  哥哥也好像一夜没睡,他应该也知道这件事了。黎明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我原来不在的时候,你说的和她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

  我突然感觉到他很让人厌恶。硬是扒开我的伤口,胜利了就胜利了,值得炫耀吗?

  “是。”我说。哪怕表妹注定和他在一起,我也要让他难过,哪怕是一会。

  头转向窗户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刚好透过玻璃照在我的脸上,暖暖的,痒痒的。我突然觉得世界这么美好,怎么能够甘心认输。

  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心里诞生,我突然有点慌乱。

上一篇:美丽的文字下一篇:暗夜古堡
《入戏》文章地址:/sanwensuibi/xinqingsuibi/9527.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