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 > 画高手武元朗 正文

画高手武元朗

2018年05月21日20:27:32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银八百不是银子,是清朝咸丰年间谢庄镇上的第一国画高手武元朗的绰号。武元朗小时候在私塾里读书时就被人们称为神童,他读书能够过目不忘,真的是

银八百不是银子,是清朝咸丰年间谢庄镇上的第一国画高手武元朗的绰号。

武元朗小时候在私塾里读书时就被人们称为“神童”,他读书能够过目不忘,真的是聪明绝顶,让私塾里的老先生和邻里乡亲都感到吃惊。但是,武元朗长大后却无意于功名,只是热衷于绘画和唱河南坠子。

武元朗的画究竟画得有多好?传说他画上的人物、动物和植物在白天会动,他画的月亮在夜里会亮闪闪地放着光。至于武元朗唱的河南坠子,那也是十分动听,尤其是武元朗在唱河南坠子伴奏时拉的坠子胡琴更是堪称一绝。

有一年春天,一个风清月朗的夜晚,谢庄镇的男女老少吃罢晚饭,都纷纷向镇北门奔去。 一路上,人们都兴奋地嚷嚷着:“北门那里谁家请的坠子班子在唱坠子了,那胡琴一阵又一阵地在响,《包公私访铡四国舅》的故事在一段段地唱起来了。” 可是,谢庄镇的人赶到镇北门的时候,全都惊呆了,这里哪有什么坠子班子,只有武元朗一个人拿着一把坠子胡琴从北门的墙角下站起身往镇里走来。原来,是武元朗一个人拉着坠子胡琴声情并茂地唱着《包公私访铡四国舅》的河南坠子,他自己竟然把这段河南坠子唱得那么生动,使谢庄镇的人对武元朗更是多了几分的钦佩。

但是,在平时,谢庄镇的人是很少能和武元朗在一起说话、聊天的,因为武元朗不是深居简出,就是像闲云野鹤一般,自由来去,难见其踪。

这一天,武元朗带着关门弟子王亮出游到了大梁府的兰封城。在兰封城的城隍庙前,只见一个中年妇人不停地向过往的行人哀求着,原来她是要把她身边的那个无比清丽的女孩给卖了。

武元朗上前仔细询问那个中年妇人,才知道了中年妇女卖那个女孩的缘由。原来,这个中年妇人是兰封城外十五里的陈家村人,她要卖的那个女孩名叫翠丽,今年十七岁,是她的独生女。陈家村的一个恶霸看上了翠丽的姿色,就想将翠丽霸占,于是,恶霸设计逼死了中年妇人的丈夫,并伪造了一张借据,硬说她丈夫死前借了他二百两银子,让一贫如洗的中年妇人在五日内还债,若是五日内拿不出二百两银子,就让她拿女儿翠丽抵债。

中年妇人哭泣着对武元朗说:“我就是把我闺女卖了,也不能把她送到那个老色鬼的火坑里。”那个名叫翠丽的女孩也在一旁嘤嘤哭泣。

武元朗皱了皱眉,然后对那个中年妇人说:“你不必为这件事伤心了,这样吧,你跟我到前边的客栈里,我送你二百两银子,让你把那笔债还上,然后再给你们娘俩一些银子作为本钱,你们娘俩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

武元朗刚说到这里,王亮急忙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师父,咱们只剩下一百两银子,没有那么多钱帮她娘俩呀。”

武元朗听了王亮的话,想了想,然后转身对中年妇人说:“我看这样,你明天下午还到这里来,咱们就在这里见面,到时候我给你银子去还债。”说罢,武元朗便和中年妇人告辞。

当天晚上,武元朗吃过晚饭,在客栈里坐定,让王亮准备好笔墨纸砚。王亮磨好墨后,武元朗伏在那张有一条桌腿不稳的桌子上,提笔在纸上开始运笔作画。 很快,武元朗画好了一幅《美鹿饮水图》。

武元朗对王亮说:“明天吃过早饭后,你把这幅画拿到当铺,当银要八百两,当期就写一年。”

第二天清晨,王亮拿了这幅《美鹿饮水图》在兰封城里一连跑了八家当铺,没有一家当铺肯接这桩生意。后来,在一位老秀才的指点下,王亮来到兰封城里最大最有名的当铺“德成运当铺”。

这家当铺里专门管字画生意的伙计看了看画,问:“请问客官,您这幅画要当多少银子?”

王亮微笑着说:“这幅画我要当八百两银子。”说着,王亮伸出指头比划了一下。

“啥?你……你说啥?这幅画你要当八百两银子?”伙计一下子惊叫起来。

王亮点点头:“对,这幅画我要当八百两银子。” 还没等伙计说话,从里屋走出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先生,伙计一看,忙躬身说道:“李先生,您快来看看,这幅画要当八百两银子。”

这位被称为李先生的老先生接过画一看,脸上不禁显出惊异的神色,他连忙戴上了老花眼镜,十分仔细地看了半天,然后对王亮说:“这幅画也算是画到极高境界了,但是,有一点不足之处,就是这只美鹿的脚画得没有站稳,这是白璧微瑕。我看这样,这幅画当七百九十九两银子如何?”

虽然只差一两银子,但是,王亮不敢作主,他说:“我回去问问我师父再说。”

然后,王亮便收起画,回客栈向武元朗汇报情况,请武元朗定夺。

武元朗听了王亮的叙述,他惊叹道:“这位李先生是个识货的行家。”

然后,武元朗又让王亮磨墨,他把那只不稳的桌子腿垫好,便饱蘸了浓墨,又画了一幅《美鹿饮水图》。

王亮拿着武元朗重新垫稳桌子腿画的那幅《美鹿饮水图》直接去了“德成运当铺”。那位李先生看了看画,微笑着频频点头,然后二话没说,就让伙计拿了八百两银子给了王亮,并称赞道:“银八百,买好画。值得,值得!”

武元朗就这样有了“银八百”的美称。

武元朗的这幅《美鹿饮水图》当了八百两银子,他资助那个中年妇人还了债,救了这苦命的娘俩。

转眼一年过去了,武元朗带着八百两银子到兰封城里的“德成运当铺”来赎那幅《美鹿饮水图》。可是,“德成运当铺”却已经关门易主了,那位李先生和伙计都不见了。有人说李先生和伙计回江南老家了。武元朗并不死心,他和王亮远赴江南,经过艰苦的寻找,终于在扬州城内的一个小商铺里找到了那位李先生。 武元朗对李先生说:“在下是河南谢庄镇的武元朗,特来赎回我一年前当的那幅《美鹿饮水图》。”

李先生急忙沖着武元朗施礼,口内连连说道:“在下一年前见到先生的那幅画,惊为人间神笔,真是无比佩服,今日得见先生,实在是三生有幸,可是,先生的那幅画被在下遗失了。” 武元朗听李先生这样一说,只好无奈地告辞。

两年后,武元朗在谢庄镇自家的门前突然看到那幅《美鹿饮水图》的赝品,他沉默许久,长叹一声,便回家了。

从此,武元朗便封笔不再画画。 武元朗没给谢庄镇留下一幅画,他只留下了 “银八百”的绰号和一个传奇故事。

上一篇:聪明的遗嘱下一篇:杜公祠与杜公村
《画高手武元朗》故事地址:/m/m/26480.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