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侦探悬疑 > 暗黑神探 正文

暗黑神探

2014年11月30日08:40:29 来源: 作者:何马 查看评论
摘要:他是传说中来自地狱的复仇者,现在他却变身暗黑神探!他号称只查惊天大案,却总是被刑侦处请去处理鸡毛蒜皮的小事。

引子

深夜一点,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忽明忽暗地闪着。吴志光眼皮直打架,却还得硬撑着,没办法,谁叫他拖了一卡车钢材呢。货很急,必须在明天早上七点前送到,可偏偏碰到个好哥们儿,没办法,说什么也要去喝半斤酒。

货车驶进城里,此刻街上空荡荡的,开多快也没有问题,吴志光就在半醉半醒间将油门一踩到底。蓦然,前面跳出一个黑影,横在路中间,吴志光虽然有几分酒意,却还能看清,那是一个人。他心中一惊,酒也醒了一半,左边有条小巷,他想也不想就拐了进去。

进了小巷,吴志光更是大惊,小巷里也有个人急急走来,刹车,紧急刹车!吴志光只感到车身微微一震,好像一个东西被撞得飞了出去。吴志光下车一看,一个人血肉模糊,已经躺在了地上。吴志光伸手一探,没气了!他慌了,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摸出来,一看,哎呀,喝醉酒,竟然把自己的手机和兄弟的手机拿错了。管他的,先报120吧。一按键,没电了!

吴志光气得直跺脚,今天是不是撞了鬼,怎么就这么倒霉啊。他突然想起,刚才转角处有个公共电话亭,马上朝转角跑去……

第一部 骗保案引发惊天大案

第一章 懒穷第一 侦探韩峰

冷镜寒虽然才五十左右年纪,头发却有些花白,不知道是不是平时动脑过多,未老先衰。但黑道上的人物都知道,这位刑侦处处长可不是未老先衰,他办案一向雷厉风行,谁要是落在他手上,准讨不了好处去。此刻,这位人称白额金睛虎的刑侦处长正朝一条小巷走去,他身型很高大,走路也比常人快了许多,此时赶得急,更是走路带风。

小巷中间,有处干净门面,挂了发廊招牌,现在是午后,生意不怎么好,几名小姐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等客人。冷镜寒门也没敲就径直走了进去,看来是这里的常客。哎,刑侦处处长也来这种地方,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可他进去了,而且里面的小姐似乎还对他很熟,一看他来了,都冷冷应道:“冷处长,又来啦。”

一名正在洗头的小青皮全身的毛发都立了起来,昨天他才在街上打过群架,没想到刑侦处处长找上门来了。谁知道,冷镜寒不是找他,而是问了坐西侧叼烟的中年女人:“他在么?”

这女人是老板娘,姓屈,单名一个燕字,她悠然地吐出烟圈,无奈道:“在,还没起床呢。”

冷镜寒“哦”了一声,就准备向里屋走去,屈燕却提醒他道:“冷处长,他可有好一段日子没付房租了。”

冷镜寒尴尬地笑笑,从皮夹里数出三百元,递到老板娘手上,道:“先垫上,其余的以后付。”

老板娘收过钱,就不再说什么了。冷镜寒这才走进去。小青皮问道:“燕姐,冷处长来这里做什么?以后我们可不敢常来了。”

屈燕道:“放心吧,只要你们到我们这里,这位冷处长是不敢对你们怎么样的。我们这里可是有大人物罩着。”她说到“大人物”三个字时,所有的小姐都笑了。

青皮疑惑道:“什么大人物,连冷处都要亲自来……”

冷镜寒从厨房后面上了小楼梯,第二层全是木板架起来的,老式的木门木窗,看上去就像随时会塌的样子。冷镜寒熟门熟路地来到左边第三间木屋,这屋的门没锁,木柱上钉了巴掌大小的一块木板,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韩氏侦探所”,这几个字也都被灰填满,不仔细看根本无法辨认。

冷镜寒推开破旧的木门,老木门发出“吱嘎”的声音,十分难听。屋里一股扑鼻的臭味,只有很长时间没打扫的房间才有这种味道。冷镜寒心道:“中午都过了,还没起床吃饭,看来他混得不怎么好啊。哎,这小子。”

冷镜寒拨了拨头发上的蜘蛛网,来这里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肮脏的被褥下初现人形,床上满满全是书,都被翻得像废品收购站里的扎捆旧报纸了。冷镜寒用脚踢了踢被子里的人,他实在是不敢用手去揭被子:“喂!起来了!有案子!”

“唔——还要睡一下。”被子一角被拉下,露出一个鸡窝似的头。

“兄弟,我说,你随便做点什么好不好,何必这样懒呢?你随便做点什么,现在早都是亿万富翁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连饭都吃不起,我看你迟早要去街上做乞丐。”冷镜寒用脚把被子勾走。

被子下的人袒胸露乳,只穿了一条内裤,身体又长又瘦,可见肋骨,蓬头垢面,不用化装也是个标准的乞丐。他伸了伸懒腰,坐了起来,小心地抖了抖墙角的铺盖,几只蟑螂一哄而散。他拾起地上的一双拖鞋,底板对底板地拍拍拖鞋上的灰,同时拍掉几只蜘蛛,随即穿上拖鞋,站了起来。冷镜寒身高一米八三,算中等偏上的高度,可这个瘦人,比冷镜寒只高不矮,两只手臂加起来还没有冷镜寒一只手臂粗,腰身还没有冷镜寒大腿粗,但那邋遢的面容,一双剑眉下,却有一双明澈的眼睛。他摸着薄得像纸的腹部,对冷镜寒道:“饿了。”

冷镜寒点头道:“走走走,穿好衣服,我请你吃。”

瘦人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睡意惺忪的样子,对冷镜寒道:“等等,哈——”说着又打了个哈欠。一双破拖鞋,“啪嗒啪嗒”走下楼去了。

冷镜寒走了几步,木地板发出“吱呀”的声音,好像随时都有破个大洞的危险。冷镜寒推开木窗户,一股热浪袭来,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小巷内的情况。阳光透进来,冷镜寒环视着木屋,老木床,破的,一只床脚下用几本厚书垫着;一张木茶几,破的,茶几上的大洞用一卷书塞着;三条木凳子,没有一条可以坐人。

冷镜寒心痛地想:“本来是个天才,就是因为太懒了,才落得这般光景,这何苦呢。真搞不懂这小子。”

那个瘦瘦的人洗了把脸,露出少年青春的气息,怎么看也不会超过二十岁,那双漆黑的大眼睛更是闪烁着神秘莫测的光芒,只是洗过的脸是白的,身体其他部位却透着一股泥灰色。他横揩着鼻涕,走出来,问屈燕道:“燕姐,我的衣服?”

那青皮横眼看过来,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冷处来找的大人物啊,怎么看上去这样像乞丐呢?发廊小姐们都见怪不怪,也没人去理他。屈燕道:“韩峰,有案子了吗?你终于有案子了吗?肯定是大案吧?祝你开业顺利!”

韩峰,这个又瘦又高的大头男孩,有气无力地说道:“去他妈的,有什么大案子,有大案子他冷镜寒会来找我?他不知道自己解决?每次找我,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案。”

青皮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就这尊容,还能破案?屈燕向里屋走去,这小走廊上有三间按摩房,她进了其中一间,暗道:“人家肯来找你就不错了。哎,这懒小子。”韩峰是没有自己的衣服的,每次发廊来按摩的客人,他便拿了人家的衣服去穿,次数多了,居然找到几件合身的衣服。

屈燕特意给他留着,否则这小子又不知道会把衣服弄成什么样。

西餐厅,韩峰嘴里塞满了汉堡包,才问:“什么案子?”

冷镜寒道:“昨天晚上,有人驾车撞死一个人。”

韩峰含混不清道:“你脑袋长草啊,这是交警部的事,关你们刑侦处什么事?”

冷镜寒知道韩峰脾气,道:“你别急,别急,慢慢听我说。”

韩峰拍拍肚子,道:“饱了。”站起身来,拍屁股准备走人。

冷镜寒忙拉住他衣服,道:“你想不想干?”

韩峰道:“我说过,除非是惊天大案,否则别来找我。这是原则问题,我对普通案子一点兴趣都没有。”

《暗黑神探》故事地址:/c/zhentandashi/20518.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