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现代爱情故事大全 > 匆匆那年 正文

匆匆那年

2018年03月24日18:51:40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小良想过无数次,许多年之后,第一次见她的情景,他想她会流泪,自己就眼窝子浅,有点儿多愁善感,搁不下泪水

一年中,两个节,小良去看望她,中秋节、春节,从三年前开始,奶奶那年去世,他二十七岁。有点儿不习惯叫她,也不记得她从前的样子,那会儿他不到三岁,一晃就有二十多年未见,她倒不显老。比你爸小,五十几来着,姑姑说。也是姑姑帮他打听到了她下落,穿着开司米毛衣,宽腿裤,没发胖,蓬松的运动短发,他看见了白花花的发根,染发的,不染黑,咖啡色,左手无名指上戴一枚小金圈,细细的,再没有别的首饰。他心里想自己哪些地方长得像她。带小玉来过一次,本来以为多一个人气氛会热烈点,但结果正相反,小玉说见了你妈不知道说什么好。小玉喊妈不踌躇,很痛快,之后,他还是一个人来,有话想要问她,总也没问出口。

小良第一次去坐公共汽车,又换快轨,再乘公交,坐了电三轮,花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次就开那辆小车了,平日上班不开车,坐地铁,不堵,方便。轿车是姑夫的,姑夫几年前换了新车,姑夫自己的儿子冠一有车,给了他,有车还是方便,去哪儿都不怵。五十几公里,开车一个多小时,道路畅通,往那地儿走几乎没见几个红绿灯,以前是农村,现在都归了城市。有果园,靠海。那片地儿都是些散盘楼房,二层,四层,六层最高,盖得横七竖八,毫无特色和规划,今儿这儿盖一幢,明儿那儿起一处,像闹玩儿似的,也叫小区,郭家小区。隔条马路,是另一番光景了,平屋,民宅,有的房子不错,院落规矩,有的房子一下子就看出了差距,感觉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老照片上的样子,城乡结合部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

她住楼房,土灰色,四四方方,第四层,顶层,一居室,客厅连着一个小阳台,他还没见过这么窄的阳台,刚能站进去个人。春节他去时,若这天没有阳光,室内就冷,也供暖,就是烧不热,墙皮太薄。整个面积有四十多平方米,一个人住不嫌挤,家具都挺陈旧,卧室里不是床,这面墙到那面墙的一个大板铺,有点儿像日本的榻榻米。没冰箱,一台双桶洗衣机在卫生间里,上面的漆面脱落了些,好似也很多年都派不上用场了。电视机是大脑袋的那种,弧形屏幕,搁在角落,也好似很久都不看了,但他知道她是看电视的。想过给她换一台,提过,她说不要,她说不要是真的就不会要,硬塞是行不通的,这方面,见两次就知道了。

小良想过无数次,许多年之后,第一次见她的情景,他想她会流泪,自己就眼窝子浅,有点儿多愁善感,搁不下泪水,他还想会不会可以用那句话来形容这第一面,母子抱着痛哭,悲喜交加,通常文学作品或影视作品都是如此,而她会哭到崩溃,以至于昏厥。但,没有,这场景没出现。第一次他在她那里待了快两小时,讲的多是他公司的事,她问,他说,她不问,他也说,好像别的话题都显唐突。小良做媒体广告策划,大到地产小到给发酵粉做推广,广告分好多种,线上线下,做之前还要进行市场分析,锁定目标群,选择媒介,最常见的就是在报纸、广播、电视、杂志上的广告,还有户外灯箱、路牌、车身、横幅广告。这样的话,要讲可以一直讲下去。

姑姑说她画画挺好,画过你,以前还挂墙上,不知道哪儿去了。她那里没有什么迹象表明曾经还搞过“艺术”,墙上有幅油画,司空见惯的静物写生,一只花瓶插几束花,有红的牡丹、黄的郁金香、白的水仙、三色堇、茉莉花,还有他叫不出名字的,像花卉的集合,但色彩并不欢乐,也不显喧闹,有种疏离的感觉。书有几本,摞在铺子的角落,不像总翻看的样子。

那天没留下来吃晚饭,这趟线的快轨营运时间短,晚了回去就没车了,有“黑车”,要价一百二,他才不会花这冤大头的钱。到第二次,中午她做了饭,在铺子上摆了张饭桌,他坐桌这一面,她坐桌那一面,盘一会儿腿,再伸展一會儿腿,吃到一半,挪到茶几上,看出他的不习惯。打这回起,时间和形式就固定下来,他快中午时到,吃顿午饭,饭后就走,每次在回去的路上,内心都有种隐秘的哀悼情绪。回了家,他就换了副面孔,姑姑找机会问这问那,话题没离她,第一次问得最详细,她跟谁住一块?那人什么样儿?住什么样的房子?胖了吧?她以前可瘦,见了是不是特别高兴?哭了吧?给你吃什么好东西了?做了几个菜?退休金多少?种种,非要从他和她的身上挖掘出些内幕不可。

小良跟姑姑关系挺好,小时候吃过几次肯德基都是姑姑带他去的,他跟冠一小哥俩儿差两岁,冠一备受宠爱,姑姑恨不能摘下星星给冠一当灯笼,家里大大小小变形金刚和玩具车一百多辆,有的变形金刚还是托人从日本捎回来的,小良有三两个小玩具是冠一不要了的,包括穿过的衣服。奶奶从来没带他去外面吃过饭,奶奶教育他,在外面或别人家吃饭,能吃一碗吃半碗,能吃两口吃一口,别丢人现眼,别让人说这孩子有爹妈生,没爹妈教,丢脸不是丢你爹妈的脸,他们也不管你,丢的是我这张脸,我不能像你爹妈似的,我还想要这张老脸呢。姑姑第一次带他去肯德基后回来跟奶奶说,小良的吃相真可怜,一个鸡汉堡三口两口进了肚,冠一剩下的半个也吃个精光,还不算三个鸡翅和薯条,像只小饿狼似的。奶奶不爱听这话,啥叫像小饿狼,一顿也没饿着,顿顿一大碗干饭,吃得小肚子鼓鼓的。

《匆匆那年》故事地址:/a/xiandai/26440.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